俊 科 國 際 有 限 公 司

纽约:变废为宝 旧衣回收有门道

  提起旧衣服,你会想到什么?古董衫还是脏乱差?或是慈善组织和希望工程?在中国,旧衣回收一直没有可供借鉴的典范,许多有爱心的人也完全摸不到其中的门道,顶多只能将它们打包,放到垃圾箱旁,期待有朝一日派上用场。相比之下,纽约的旧衣回收却正慢慢朝着产业化的方向发展,政府、商家、个人和慈善组织的通力协作,或许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创新的思路。

   旧衣服≠垃圾

  通常情况下,旧衣回收的场景是这样的———家庭大扫除或商场购物季结束后,不计其数的人们大包小裹地拖着半新不旧的衣服,唉声叹气地把它们统统扔进旧衣回收站或回收市场的大箱子里,完全不考虑其成色、材质等方面的差别,也基本不打算借机赚几个钱。他们的目的只有两个:第一,尽快摆脱这些始终派不上用场又占着衣柜空间的旧衣服;第二,让自己成为不浪费旧衣服的市民,以减轻购物时的负罪心理。

  不过,想成为一名有着旧衣回收处理好习惯的市民,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那些已经养成此习惯的人们认为在纽约进行旧衣回收处理需要“决心和意志力”,因为二手衣店或旧衣回收站往往设在那些需要不断上下楼梯、上下地铁的地方,有时为了处理几件旧衣服,你还得花来回的油钱或是打车费,难怪有人会数十年如一日地保留着那些已成废品的旧衣服———如此费时费力地处理“垃圾”,实在有点划不来。

  事实上,绝大多数的纽约人已经把旧衣服归入了“垃圾”中,毕竟,把过时的夹克衫、破旧的毛衣直接扔到垃圾桶里会省力得多。“善良是人的天性,但谁也不希望因为做善事而把自己的生活搞得很麻烦”,善念工业慈善机构的零售部高级副总裁毛利西奥·赫尔南德斯说,“便利性是很重要的一环,正是因为不够便利,现在的许多纽约人才会不自觉地把旧衣和垃圾归为一类。”

   旧衣回收变成举手之劳

  纺织消费品回收项目已在美国轰轰烈烈地展开了,因此,纽约也制定了新的计划,要为市民提供更便捷的旧衣回收方式。在公寓里装上旧衣回收箱,在教堂、警察局、人行道旁设立旧衣回收点等等,都是花费不多却实惠多多的好办法。

  与此同时,纽约的卫生部门也开始招标,希望能找一个本地的慈善机构,与其签订10年的旧衣回收合同。慈善机构需要做的是在每一个区至少安置50个旧衣回收箱,每月回收500吨旧衣服,倘若市场有需求,这个数字还可以增加为600吨、700吨800吨……善念工业慈善机构、救世军慈善机构和安居慈善机构等都参与了竞标。

  “旧衣服不该成为垃圾的一种,更何况它们明明可以被卖到世界各地去。”纽约废物处理部门主管罗伯特·兰格说。据兰格介绍,在这个回收项目中,纽约既不会为慈善机构的举措买单,也不会从慈善机构的收入中分一杯羹。因此,慈善机构需要通过旧衣回收、处理、买卖达到自给自足和可持续发展。可预见的是,处理旧衣服能让慈善机构增加一些收入。

  “如果能够和政府签订合同,我们的资金来源就能翻番了。”安居慈善机构的整合营销主管基思·曼库索说道。作为为艾滋病毒携带者提供居所的慈善组织,安居慈善机构每年能从旗下的11家二手服装店中获得1300万美元的收入。

   废物利用好处多

  将旧衣回收产业化究竟有什么好处?首先是减少了垃圾处理费,纽约市的目标是将至少一半的旧衣服从垃圾堆、垃圾焚烧厂中拯救出来,进而减少每年3亿美元的垃圾处理费。纽约每年处理的400万吨垃圾中,有约20万吨由棉布、亚麻以及其他可再利用的纺织品组成,而经过分类、销售、出口、再利用等工序处理后,最终淘汰到垃圾堆的纺织品只有两吨左右。

  据二手材料及纺织品回收贸易组织的官员介绍,就整个美国而言,纺织品“垃圾”的数量在所有可回收物品中位列第二,但如今却只有不到20%的纺织品被成功回收并再次进入工业流水线。作为最有价值的可回收物品,旧衣服获得重生的方式也要比其他可回收物品简单,纽扣和拉链可以直接再利用,就连沾染污渍或划出口子的旧衣服也可以被加工成抹布、绝缘布、消声材料、地毯垫料、座椅垫料等,绽放二次生命的旧衣每年都能带来7亿美元的交易。像善念工业慈善机构这样的大型慈善组织,一般会在本土的二手店里处理50%的旧衣服。还有一部分则会漂洋过海,销售到非洲等地。其余的那些旧衣在经过二次加工之后,重焕新生。

  如今一些高级会所中已经有了旧衣回收箱。在纽约的史诗公寓里,一个高5.5英尺的旧衣回收箱被放置在了电梯和大厅之间的ATM取款机旁,米黄色表面和大理石地板甚是和谐。这个回收箱属于可穿衣物回收公司,该公司已成立6年,每月从纽约的150座公寓中收取重10万磅的旧衣服。旧衣回收箱的作用是显著的,那些找到了行善终端的人们再没把旧衣服到处乱扔过。(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