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 科 國 際 有 限 公 司

全球应对“旧衣”难题

善采旧衣回收`全球应对“旧衣”难题

我国每年可产生31多亿套废旧衣服。如此庞大的废旧衣物如不采取有效处理,就成为危害环境和人们健康的“垃圾”,但是随着旧衣回收、处理技术的提升,这些旧衣服完全可以变废为宝,造福人类。只要措施得当,废旧衣物其实是一口永不枯竭的“新油井”,期待好好开采。

全球应对“旧衣”难题

废旧衣物回收在全世界都是难题,深受关注。面对数量惊人的废旧衣物,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已经引起重视并积极行动,但是依然面临种种困惑。

根据美国环保署的数据,平均每个美国人每年会丢弃掉10磅重的衣物,包括T恤、牛仔裤、袜子和被单等。对于深受时尚影响的纽约市来说,这一数字更要高,单是在2008年一年,就有19万吨的衣物被倾倒在市政垃圾填埋场。

公益组织 Goodwill Industry600名美国和加拿大人做了一次抽样调查,发现超过半数被访者都不愿意步行超过10分钟去捐献衣物,他们宁愿选择就近丢弃在社区或楼下的垃圾站。

在日本,人们每年购买144万吨衣物,每年约有136万吨衣物被当作垃圾丢弃,此中只有30万吨旧衣物被再生或重新使用,106万吨被当作垃圾掩埋或燃烧。

人口仅1000多万的比利时,每年旧衣回收总量达到1.5万吨。英国每年在服装上面花费将接近400亿英镑—平均每个人大约600英镑,大多数不穿的衣服被丢弃——大约是衣服总数的80%,大概是1.5万吨的裤子、服装、衬衫、毛衫以及其他不要的物品——最后这些都将出现在废品垃圾场。

如何对废旧衣物进行回收处理,各国也在积极尝试中。如纽约将要开展织物回收/捐赠方案,在试行阶段,新的织物回收计划会先在全市一些人气最高的社区里放置50个衣物回收箱,经过竞拍转让,市政当局会与类似Goodwill Industry这样的公益组织或者新泽西Wearable Collections这样的专业织物回收公司签订为期1015年的合同,由他们负责实际管理和运作。日本致力于回收废旧衣物的企业也越来越多起来,共有2000多家二手服装店。店主们对店铺的个性化生存持乐观的态度,还专门成立了行业联合会,年销售额已过2亿美元。在比利时许多街道路边都安置着旧衣回收箱,居民们可把旧衣物放入箱中,等回收公司收集。挑选出来的旧衣服一部分送到回收公司所属的二手商店销售;一部分转入专业工厂再利用。在这个国家里,无论是在慈善商店,还是在衣物磨损回收银行里都回收衣物。回收中心的旧服装出口主要是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像衬衫、女士衬衫和礼服最终会以英国零售价格出售这其中的一小部分。受损的货物转到其他地方库存,可能最终会成为屋面保温物。瑞士人像许多其他国家的人一样,需要处理掉他们的一些旧衣物,其中很少是因为穿破了,一般情况下这些衣物都还能继续用。瑞士6个人道主义救助机构1978年联合成立了Texaid股份有限公司,目的在于有效回收和利用瑞士人的旧衣物。这家公司每年从瑞士公众那里收集和处理1.8万吨旧衣服。Texaid公司成立后,瑞士人将旧衣服放进定期由邮局送来的塑料袋中,放在家门外,再由所在住宅区负责的单位把这些塑料袋取走,或者将这些衣物直接送到该公司设立的旧衣物回收箱中,瑞士各地目前共有2500多个这样的旧衣物回收箱。就这样,瑞士人的几乎所有旧衣物都被利用了起来,而没有被扔进垃圾中。被回收来的旧衣物首先被运送到乌里州沙特多夫的工厂进行分类加工,粗略地将之分为“可穿衣物”和“回收品”两类。然后,根据布料和质量再进行分类。第一类,一些来自私人的不少好衣物可以再销售出去,销售所得可以用来充实救助机构的资金。第二类,不再具有市场销售价值的衣服可以用来接济穷人和灾民。第三类,不能再使用的衣服可以作为原料最后制成抹布或其他类似产品。虽然公司的主要宗旨是慈善事业,但Texaid还必须为每吨回收来的旧衣物以“加工费”的名义付给政府50瑞士法郎的税金。公司每年的营业额目前达到1500万至1800万瑞士法郎。每年收集来的1.8万吨旧纺织品中,仅有6000吨在瑞士国内加工,其他的则被运往国外的工厂进行分类加工。

变废为宝 造福地球

废旧衣物若不处理就成为危害人类生存环境的垃圾,大多废旧的衣服都没有被重新加工或者是无害的烂掉。合成纤维、人造纤维留在地表面上将长达数千年之久。随着时间的推移,羊毛将不断产生甲烷,温室气体的温度超过20倍。但是经过有效分类和高科技手段助力,这些“垃圾”随时有望变成宝贝。

根据已经有几年实际运营经验的Wearable Collections公司,在他们收集的衣物中,约有50%是适合低价再出售的,剩下大部分都被用于再加工成地毯、清洁布或隔音物料等等,最后只有不到5%难以利用而进入垃圾填埋场。废旧织物回收顺利开展之后,不仅会大大减少垃圾数量,而且整个织物回收行业还能创造大量工作职位,据估算是垃圾搬运和填埋的85倍。

日本高岛屋公司率先成功地将收来的旧西服制成汽车的隔热和隔音材料,实现了旧衣物的再生,同时减少了对环境的污染。日本帝人纤维株式会社研制出了一种利用化学法生产回收的旧衣服,制成的服装面料名叫“ECOCIRCLE”,它是一种能再生的涤纶纤维面料。废旧服装回收,送进工厂,经过破碎、造粒、脱色、化学反应生产出合格的单体,经再次聚合、纺丝、织造等步骤,变成新的面料。这类衣服会在标签上标出“衣年轮”标记,标记越多,代表它再生的次数越多。据日本帝人纤维株式会社介绍,这一过程将使生态圈系统的能源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量各降低大约80%。不过衣服回收分类也较难、成本较高。因为其往往由混合面料构成,尤其是化纤和混纺的衣服,由于含有多种原料及各种颜色,一般人很难辨别,再加工难度很大,目前还没有一种技术可以对衣服进行百分之百回收处理。

中国“旧衣”的污染困境

在我国,服装是每个家庭财产的重要部分。由于服装的更新、孩子的长大、人员的离世,几乎每个家庭里都经常有不再穿用,需要处理的衣物。因此,从古到今,从中国到外国,旧服装都是旧物流通中的重要角色。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旧衣物从收购到上市买卖的各个环节仍较完善,起到了沟通有无、调剂余缺,消除浪费,充分利用物资的作用。

随着市民经济收入的提高,服装更新速度越来越快,大堆的旧衣如何处理,成了不少家庭头疼的问题。旧衣服太占空间,送人基本上没人要,也很少看到有人来收购,多数已被丢进了垃圾堆。旧衣服成了市民、政府有关部门的棘手问题,也折射出我国社会经济发展快、市民对新衣服、时尚消费的支出增大、更新加快,但也藏有不少隐忧,例如给环境就造成了不少的压力、浪费之风长节俭之风消、“脏衣服”给贫困人们带来健康困扰等等。

目前,我国还没有建立旧衣服分类处理制度,旧衣服只好和普遍垃圾一起被填埋掉或以垃圾焚烧发电让旧衣服实现价值。这样直接扔进垃圾堆里或燃烧发电的旧衣服也对环境产生了一定危害。衣服大多由化纤构成,可降解性差。衣服经过了织布、漂染等多道工序,再由消费者穿过之后扔进垃圾堆,这一系列过程都会产生污染。燃烧也产生了很多的污染问题。旧衣服在垃圾中的比例虽没统计过,但旧衣服呈现越来越多的趋势。

据估算,农村居民平均每人每年一般会有2套废旧衣服,而城镇居民大概有3套。以此推算,我国一年可产生31多亿套废旧衣服。

方式多样 弊端不少

目前,我国国内对废旧衣物的循环再利用有捐赠、用作抹布等他用、回收后“打包”再销售、翻新改装、生产“黑心棉”等多种形式,有利有弊,但是总体来说还没有切实有效、安全环保的循环利用方式。

捐赠途径中,旧衣物要经过专业的洗衣机、烘干机、消毒机等一整套旧衣翻新设备。而一件旧衣服要经过洗涤、烘干、消毒、翻新、整理、装袋等多道程序,新买的消毒机一天只能完成1218立方米的消毒量。

日用抹布、地拖的拖条都是旧衣服拆解后做的,对旧衣服有蛮大的需求,但运输、仓储等成本较大。对于由废旧涤棉衣服(含棉成分高的)和纯棉废旧衣物,撕碎开松后的棉纤维一般长度较短,可参到等级较高的原料中,直接纺纱,织成毛巾或纱线。回收的旧衣服还可用来做布鞋:一件衣服一般可做两双布鞋,每双布鞋大约可卖30~50元。但是事实上,这些方式并未不大量采用,而是那些相对“暴利”的方式更加“受欢迎”,比如说生产“黑心棉”、旧衣打包再销售等。加工黑心棉十分赚钱,加工出来的“棉花”每吨的利润都在500元以上,“好品”棉被褥销往全国,“次品”用于大棚和工地保暖。有的旧衣服成了“黑心棉”的材料,成为另一种危害更大的“垃圾。”由于存在卫生防疫等问题,旧衣服是不允许加工成棉被的。这种棉被盖后不久,容易发黄,而被子也会长出一种黄色的小虫子,长期盖这种被子,皮肤会发痒、过敏,而且这种被子还容易引来跳蚤等寄生生物。

循环利用的新进展

实际上,我国在废旧衣物循环利用上已经有不少突破,以下介绍一些最新进展。

(1)对于由破旧毛衣和呢料服装撕碎开松后的毛纤维一般长度较长,可以直接纺纱织成粗纺面料或编织毛衣裤,意大利在这方面技术先进已取得了较成功的经验。由这种废毛生产的粗纺呢绒或毛衣裤其质量并不比由原毛生产的产品逊色。对于纤维长度较长的再生毛纤维或其它纤维也可掺入好纤维使用,采用环锭或转杯纺﹑摩擦纺平行纺纱机均可。所纺纱可用于装饰材料﹑家具面料﹑桌布﹑工业用织物﹑滤布以及各种毛毯﹑面料﹑服装衬里等。

(2)开松后的再生纯涤纶纤维采用气流成网﹑浸渍﹑干燥,制成非织造布,也可采用粘合﹑针刺等方法生产。这种非织造布可用作鞋﹑帽的衬里﹑工业用手套﹑皮箱皮包内衬﹑人造革基布﹑沙发毡垫等。在汽车中主要用于车体内装饰,经复合的面料,可制成汽车车体内衬﹑壁板及车座软垫﹑隔音层﹑隔热层以及罩盖等。也可用于包装材料﹑农业用覆盖材料﹑建筑材料和绝缘材料等。

(3)开松后的对于一些质量较差﹑长度较短的再生纤维经过适当处理后可作填絮料使用。如隔热﹑隔音层﹑靠垫﹑坐垫﹑鞋垫以及玩具的填絮材料。特别是运动场上所用的聚酯泡沫塑料垫内加入适当的再生纤维后,可大大增加其强度,延长使用寿命。

(4)开松后的对于一些长度很短的棉短绒,可作为纤维素原料用来造纸﹑化学浆料﹑粘胶纤维﹑赛璐珞﹑制药填料﹑胶片﹑火药以及高级涂料等。有的被卖到手套厂重新加工利用。

(5)将废旧衣物清洗后制成布片或布条,经加捻、织造等步骤,分别取制得的片状编织物和液态热固性树脂,使热固性树脂浸透片状编织物,室温下预固化,得备料,或将热塑性树脂片膜材和片状编织物交替叠层铺设,制得备料;将备料置于模具中,在一定温度和压力下保温后,退火,制得板材或型材。

(6)废旧锦纶制品中还有少量氨纶并不影响其使用。锦纶制品经造粒后主要应用工程塑料(各类配件、拉链、纽扣、机械制品及各类管子)。

(7)纯氨纶废旧制品可以加工成油漆。

(8)废旧纯涤纶衣物可以经过以下3种加工方式生产出合格原料,再利用:

①将废旧纯涤纶衣物制成布片或布条,布条/其他纯涤纶制品经压塑机生产成像筷子一样的原料称为压缩料;

②将废旧纯涤纶衣物制成布片或布条,布条/其他纯涤纶制品经摩擦机生产成像米粒一样的原料称为摩擦料;

③将废旧纯涤纶衣物制成布片或布条,布条/其他纯涤纶制品经泡料机并加水生产成像小米团的原料称为泡料;

三种原料均可以用来生产涤纶纤维,但是由于泡料降解大,基本不用在涤纶长丝生产。

(9)废旧衣物循环利用特例—旧军装(主要是纯涤纶、纯棉、纯毛织物)的利用

201011月,浙江富润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依据《军服管理条例》,对回收的废旧军服进行再生利用,生产出再生纯涤纱、再生涤棉纱线。

根据废旧军服的特点,针对部队开发出了篷布、箱包布、背包带、手套、袜子、伪装网、迷彩牛津布、涤毛面料、线毯、毛巾被、土工布等一系列适合部队使用的产品。

纯棉、纯毛织物在清理、消毒后,经裁减、开花机开松后,再利用。

纯涤织物经裁剪(去除其他成分材料及辅料)后,再经切碎、熔融、过滤、液相增粘、切粒、打包。再生的聚酯切片可以再熔融(特性粘度在0.62以下)、纺丝、织造,此过程也可不经切粒直接连接纺丝设备进行纺丝。

期盼建立循环机制

由于国家废止了二手服装正常收购、销售体系的这种做法虽然有益于卫生健康,却忽视了如今低碳经济盛行,很多旧衣服仍有利用价值的现实情况。如何建立一个规范有效的回收、再利用循环机制?现在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反观一些发达国家,旧衣经回收、卫生处理后在商店标明出售,物尽其用,值得我们借鉴。每年产生这么多旧衣服,要是对回收利用得当,不仅可以带来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也可以减少城市垃圾,做到资源再利用,既节约又绿色、环保,其实这种做法就是低碳生活。

对于我国的废旧衣物循环利用现状,建议:

(1)各级主管部门参考我国早期和国外的做法,按照现在的要求,制定出旧衣物回收循环利用的管理办法。在政府有关部门主导下,对旧衣服交易有严格规范的标准出台,明确主管部门,审查、批准可以收购、卫生处理、市场销售的机构,逐步恢复健全我国旧服装的回收循环利用体系。做到既保证了卫生健康,又使千家万户的剩余衣物有了发挥余热的顺畅渠道,调剂余缺,物尽其用。

(2)突破现有禁止废旧衣物回收、利用、销售、使用等条款,让所有废旧衣服在有合法、规范的组织机构回收、清洗、消毒处理,再准予上市,操作上类似于英国的“义卖商店”、“二手服装商店”。

(3)倡导改变对废旧衣物行业的固有理念、观念,减少社会上处理旧衣服的成本,减轻环境压力。

(4)鼓励人们对自身的旧衣服“改造”后成为回到自己身上的“新衣服”,既节俭、环保,也可以打造独一无二的“时尚”。这也可能带来从事“旧衣服改造”的新型裁缝职业出现。这将大大减少社会上处理旧衣服的成本,减轻环境压力。

(5)特别是建议政府要鼓励纯涤纶废旧衣物制品(特指工装合制服)的化学法合物理法的回收试点工作和回收认证体系建设。特别是要鼓励使用化学法回收利用。特别是要积极开展示范技术、示范工程和示范园区的推广工作。

(6)建议各地区管理部门要加强对棉花和絮棉制品掺杂使假原料来源的治理。首先要加强废棉市场监管,建立废棉质量监控和销售登记制度;其次是加强医用废旧棉的管理,建立专门的销毁制度;最后是加强对絮棉制品质量的日常检查,防止废旧絮棉制品和废旧衣物回收后被用于制作絮棉制品原料。

(本文作者为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再生化学纤维专业委员会秘书长)